整形外科縫的傷口,特別美還是特別貴?

看完數個會診,一台糖尿病足清創,一台左手腕撕裂傷合併神經與韌帶損傷,縫了四條神經三條韌帶,轉眼時間從下午五點半變成凌晨四點,其實只要值班時能夠在清晨三四點離開刀房,而不是開到無縫接軌早上六點半查房,我都滿懷感激之情。「應該不會再有會診了吧。」這是沾枕即眠前最後一個念頭。 ...  read more

值班日記:只是吃個飯,沒想到賠上一根手指頭。

今夜的急診似乎比較平靜,結束了晚上第一台小刀之後,心滿意足地吃了個飽,走回值班室的路上手機響起:「學姊,我們這邊急診,有個五十歲女性手被狗咬…」嗯?什麼時候開始被狗咬的病人也要找整外了?我拿起桌上的蘋果,漫不經心地咬了一口,「…斷掉的部分大約是從distal phalanx…」,聽到這裡我差點被蘋果嗆到,『蛤?斷掉?所以是total amputation嗎?』 ...  read more

住院醫師必備:應付一百種老闆的能力

「伴君如伴虎」這句話用在住院醫師身上,實在是相當貼切。

在台灣,每家醫院訓練住院醫師的制度不大相同,但以非常簡化的方式來說,每個月會跟一到數位特定的主治醫師,路上看到ㄧ兩個月才見面一次的朋友,打招呼的方式常常是:「你這個月跟誰?」,而這個「誰」又有個暱稱:「老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