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醫師 = 「住」在醫「院」的醫師

你來的時候,我已經在裡面了,而你離開的時候,我還沒走。

本院分行新手術室開張,生意也滾滾而來,在分行工作,基本上是一人工友兼校長,用行話說就是從Intern到CR的工作都是要做,因為外科住院醫師只有一個,導尿、做心電圖、看病人、開醫囑…都一人包辦,有刀上刀,急診有外科會診也要去看,因此總是在開刀房、急診和病房來回奔波,忙起來的時候常常一整天都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時間。 ...  read more

外科醫師到底累不累?

這個問題,從提問者成為回答者,也不過幾年的光景,不過真的已經快被問到耳朵長繭了。到底累不累?到底有多累?這個問題非常籠統,「累」可以是一個主觀認定,有人覺得自助旅行很好玩,有人覺得很累;也可能是一種體能狀態,有人覺得操場跑三圈很累,有人卻可以連跑五圈十圈都不用休息。另外還有selection bias,因為會覺得外科累的人,早在一開始就跑去選其他科了,你拿這個問題問外科醫師,實在一點也不準啊,如果覺得很累,他還會走外科嗎? ...  read more

值班夜的獨白

上了一整天的刀,晚上值加護病房,八點半下刀,匆匆吃了塊蛋糕,喝了幾口飲料補充糖分,接著趕去加護病房看病人,等到忙完終於時間回宿舍洗個澡,已經半夜了,剛從浴室走出來就接到病房的電話,說是病人傷口流膿,要去看傷口,可能需要拆線讓濃液流出來,嘆了一口氣,想到再過四個鐘頭就要起床查房,瞬間覺得世界一片灰暗,人生無望,腦中充滿了一百個離職的念頭,一邊想著剛才不該貪吃鳳梨的。 ...  read more

整形外科縫的傷口,特別美還是特別貴?

看完數個會診,一台糖尿病足清創,一台左手腕撕裂傷合併神經與韌帶損傷,縫了四條神經三條韌帶,轉眼時間從下午五點半變成凌晨四點,其實只要值班時能夠在清晨三四點離開刀房,而不是開到無縫接軌早上六點半查房,我都滿懷感激之情。「應該不會再有會診了吧。」這是沾枕即眠前最後一個念頭。 ...  read more

值班日記:只是吃個飯,沒想到賠上一根手指頭。

今夜的急診似乎比較平靜,結束了晚上第一台小刀之後,心滿意足地吃了個飽,走回值班室的路上手機響起:「學姊,我們這邊急診,有個五十歲女性手被狗咬…」嗯?什麼時候開始被狗咬的病人也要找整外了?我拿起桌上的蘋果,漫不經心地咬了一口,「…斷掉的部分大約是從distal phalanx…」,聽到這裡我差點被蘋果嗆到,『蛤?斷掉?所以是total amputation嗎?』 ...  read more

住院醫師必備:應付一百種老闆的能力

「伴君如伴虎」這句話用在住院醫師身上,實在是相當貼切。

在台灣,每家醫院訓練住院醫師的制度不大相同,但以非常簡化的方式來說,每個月會跟一到數位特定的主治醫師,路上看到ㄧ兩個月才見面一次的朋友,打招呼的方式常常是:「你這個月跟誰?」,而這個「誰」又有個暱稱:「老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