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醫師 = 「住」在醫「院」的醫師

本院分行新手術室開張,生意也滾滾而來,在分行工作,基本上是一人工友兼校長,用行話說就是從Intern到CR的工作都是要做,因為外科住院醫師只有一個,導尿、做心電圖、看病人、開醫囑…都一人包辦,有刀上刀,急診有外科會診也要去看,因此總是在開刀房、急診和病房來回奔波,忙起來的時候常常一整天都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時間。 ...  read more

外科醫師到底累不累?

這個問題,從提問者成為回答者,也不過幾年的光景,不過真的已經快被問到耳朵長繭了。到底累不累?到底有多累?這個問題非常籠統,「累」可以是一個主觀認定,有人覺得自助旅行很好玩,有人覺得很累;也可能是一種體能狀態,有人覺得操場跑三圈很累,有人卻可以連跑五圈十圈都不用休息。另外還有selection bias,因為會覺得外科累的人,早在一開始就跑去選其他科了,你拿這個問題問外科醫師,實在一點也不準啊,如果覺得很累,他還會走外科嗎? ...  read more

值班夜的獨白

上了一整天的刀,晚上值加護病房,八點半下刀,匆匆吃了塊蛋糕,喝了幾口飲料補充糖分,接著趕去加護病房看病人,等到忙完終於時間回宿舍洗個澡,已經半夜了,剛從浴室走出來就接到病房的電話,說是病人傷口流膿,要去看傷口,可能需要拆線讓濃液流出來,嘆了一口氣,想到再過四個鐘頭就要起床查房,瞬間覺得世界一片灰暗,人生無望,腦中充滿了一百個離職的念頭,一邊想著剛才不該貪吃鳳梨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