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醫師 = 「住」在醫「院」的醫師

你來的時候,我已經在裡面了,而你離開的時候,我還沒走。

本院分行新手術室開張,生意也滾滾而來,在分行工作,基本上是一人工友兼校長,用行話說就是從Intern到CR的工作都是要做,因為外科住院醫師只有一個,導尿、做心電圖、看病人、開醫囑…都一人包辦,有刀上刀,急診有外科會診也要去看,因此總是在開刀房、急診和病房來回奔波,忙起來的時候常常一整天都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時間。 ...  read more

外科醫師到底累不累?

這個問題,從提問者成為回答者,也不過幾年的光景,不過真的已經快被問到耳朵長繭了。到底累不累?到底有多累?這個問題非常籠統,「累」可以是一個主觀認定,有人覺得自助旅行很好玩,有人覺得很累;也可能是一種體能狀態,有人覺得操場跑三圈很累,有人卻可以連跑五圈十圈都不用休息。另外還有selection bias,因為會覺得外科累的人,早在一開始就跑去選其他科了,你拿這個問題問外科醫師,實在一點也不準啊,如果覺得很累,他還會走外科嗎? ...  read more

值班夜的獨白

上了一整天的刀,晚上值加護病房,八點半下刀,匆匆吃了塊蛋糕,喝了幾口飲料補充糖分,接著趕去加護病房看病人,等到忙完終於時間回宿舍洗個澡,已經半夜了,剛從浴室走出來就接到病房的電話,說是病人傷口流膿,要去看傷口,可能需要拆線讓濃液流出來,嘆了一口氣,想到再過四個鐘頭就要起床查房,瞬間覺得世界一片灰暗,人生無望,腦中充滿了一百個離職的念頭,一邊想著剛才不該貪吃鳳梨的。 ...  read more

整形外科縫的傷口,特別美還是特別貴?

看完數個會診,一台糖尿病足清創,一台左手腕撕裂傷合併神經與韌帶損傷,縫了四條神經三條韌帶,轉眼時間從下午五點半變成凌晨四點,其實只要值班時能夠在清晨三四點離開刀房,而不是開到無縫接軌早上六點半查房,我都滿懷感激之情。「應該不會再有會診了吧。」這是沾枕即眠前最後一個念頭。 ...  read more

醫學生大哉問:我到底該走哪一科?

在以前,考上醫學系可能是像中樂透,鄉里上下放炮祝賀,不過後來每況愈下,二十年前開始大概只能當作拿到一張免死金牌,享不了榮華富貴買不起帝寶,但也不愁柴米油鹽;我想要不了幾年,至多只能當鐵飯碗啃,啃得太用力還會斷送門牙,賠個三千萬才算你有點醫德。噢不好意思又開始憤世嫉俗了,其實這篇是應該叫做「那些考上醫學系的人後來都怎麼了」,我以前常愛講「考上醫學系,念醫學系,當醫生,是三件事。」現在回頭看看似乎也是如此,不過在醫學生與醫生之間有個很重要的過場,叫做「選科」,今天來抽空談談選科這件事情。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