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呂佳宜和名醫蘇怡寧的糾紛,是誤診還是誤告? 醫者:我們不引戰,也絕不畏戰

兩天前開始出現的報導,這幾天陸陸續續像星火燎原般蔓延開來,不管是透過臉書、報紙、電視新聞或召開記者會,雙方都用自己的方式說了一個故事,只是這兩個故事說起來大不相同。呂主播緊咬「羊水有沒有破」的論點,講了一個「醫師誤診,沒發現破羊水造成感染,只好引產」的故事;這個故事聽起來很動人,令人不捨,加上所有報導刊頭幾乎都一定要放一張摘自美女主播自拍上傳臉書的美照,真是不僅感嘆紅顏命薄,喔不,是命苦,I’m sorry。也許他們後來發現這樣圖文不符,所以自從呂家夫婦開完記者會後,部分報導改上傳呂主播粗框眼鏡素顏照,雖然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她四五月的照片看起來還是笑得很開心又化妝又到處玩,開記者會卻要素顏,這大概就是臉書跟現實生活的差距吧。

蘇醫師的臉好像比記憶中圓了一點點,講話還是一樣有點跩跩的,但他從以前就是這樣,語風犀利腦筋又轉很快,記者問錯問題還被噹(只有我覺得超好笑的嗎?),腦袋沒有跟他一樣聰明的話,可能會聽不懂他在講什麼,所以後來就覺得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好吧,那麼蘇醫師說了什麼故事呢?蘇醫師說的故事就跟呂主播自己公布的病歷上講的是一樣的故事:「懷孕早期診斷胎兒發育不良,建議引產(白話:人工流產),但病人拒絕。」

本篇最精華,請看新聞報導中病人公告的就醫內容

(http://www.nownews.com/n/2016/06/29/2151527)

GA 14+3W, Sona, CRL:5.4cm, FHB(+), adenomyosis Severe oligohydramnios, IUGR for 2 wks Poor prognosis well explain, and OPD follow up at 1 wks interval

媽呀,這整段根本破案關鍵,看完這張紙,我真的開始為呂小姐感到可憐了,因為我想要麼她身邊都沒有醫學友人,要麼這張紙上的英文真的對她來說太難了,要麼她身體真的太虛弱,精神耗弱到即便一開始沒聽懂蘇醫師再講什麼,後來也沒有體力把這些文字請google大神解釋一番。

其實就算後面那一整串都看不懂也沒關係,旁邊很貼心地附上了(不知道是誰寫的)中文解釋:嚴重羊水過少,胎兒宮內發育遲緩。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中文字明明斗大地寫在那邊了,呂主播還會跳出來說醫師誤診,這樣下去不只蘇醫師,連我都懷疑原告是不是在睜眼說O話啊。

電影演到這裡,差不多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14周發育不良跟破不破水一點關係也沒有,這是一個本來就保不住的胎兒,前後兩個故事說法差距之大,就知道這種事情通常是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後續報導也不斷聚焦在兩人的口舌之爭,玩文字遊戲,最關鍵的就醫內容,診斷的正確性(這不是呂主播最想知道的嗎?一直都寫在她手上的那張紙上啊。)還有處置是否合理,卻沒有任何一家新聞媒體聚焦探討,只有在臉書和個人媒體上播放,這樣的資訊傳播效率還是相當有限的,特別是回家的時候,發現家人爭論點竟然是,孕婦是否分得清楚羊水和分泌物的差異……

醫病關係是已然潰堤的土石流,然而醫師和病人不是敵人,其實反而是互利共生,當洪水吞噬覆蓋土地的綠衣,下一個遭殃的就是光禿禿的地皮,沒有安心職業的醫師,怎麼會有健康的病人?台灣的醫生很可憐,病人很幸福,再過十年,台灣的醫生跟病人都一樣可憐。失衡的健保制度,扭曲的社會結構和醫病關係都是病源,重新調整健保結構或許是最能立即見效的,只是當健保和政治掛勾,後面牽扯太多利益,有理想者沒有能力實踐,有能力者又忘了什麼是理想。

這座白色巨塔,十年前還像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擠破了頭想進來,城內的人只想逃出去,開口抱怨的時候,往往得到的回覆是:「不爽不要做啊」,醫德、同理心、神聖的使命感像一頂大帽子扣在頭上,這塔內的委屈,該向誰說。現在不用說了,因為崩壞的程度已經是天下皆知,只可惜即便如此,也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謝謝呂小姐,這蜻蜓點水式地一擊,希望還沒有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至於最後的大絕招:「我們尊重蘇醫師的專業,只是情緒上不能接受」,我想請問呂小姐,當蘇醫師因為你的提告感到很不舒服,請問你是否能為「他的不舒服」負責?當你在要求你自己所謂的公道正義時,請問你有沒有想過,你也剝奪了台灣幾百萬名孕婦的安全與權利?醫師和醫護人員,還有整個社會,必須耗掉多少成本,來處理你的情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