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醫師 = 「住」在醫「院」的醫師

本院分行新手術室開張,生意也滾滾而來,在分行工作,基本上是一人工友兼校長,用行話說就是從Intern到CR的工作都是要做,因為外科住院醫師只有一個,導尿、做心電圖、看病人、開醫囑…都一人包辦,有刀上刀,急診有外科會診也要去看,因此總是在開刀房、急診和病房來回奔波,忙起來的時候常常一整天都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時間。

在刀房穿手術衣,離開刀房,前往病房或急診的時候必須要更換衣服和鞋子,這是為了保持手術室內相對無污染的環境。因為常常要進進出出,我乾脆把醫師袍跟衣服掛在更衣室的椅子上,反正我想這個東西也沒有人要偷吧。

某天大半夜開一台闌尾切除,通常醫生經過一整天工作的摧殘,此時已是半彌留狀態,大腦半關機,語言中樞罷工,只想趕快開完早早回去睡覺(真的很早,因為開完通常已經是早上了),就算只能躺個三十分鐘也好。那天的病人是外國人,剛上班的麻姊*神采奕奕,放鼻胃管的時候驚呼一聲:「哇,外國人的鼻子放起來就是不一樣,長長的,窄窄的!」大家於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起來,語畢麻姊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丁醫師,你的醫師袍是不是掛在更衣室忘了帶走,我看他放在那邊好幾天了。」

我忍不住大笑:「不是啊,因為你來的時候,我已經在裡面,而你離開的時候,我還沒走,所以你才會一直看到他。」

講完這個又想到另一個故事,某天晚上值班時,一位病人疑似輸血後產生過敏反應,這是一位六十幾歲剛打完化療的病人,多次化療下來,不但免疫力受到影響,腸胃道的吸收能力也變差,加上化療副作用造成食慾不振,孱弱的身子彷彿開門時一陣風就會被吹跑。婆婆此時全身抖個不停,呼吸頻率三十幾下,喘得連一句話都說得不完,基本上這種因為輸血造成的急性反應,只要使用抗組織胺加上一些支持性治療,稍作休息後即可緩解,不過分行的護理人員都比較年輕,處理此類狀況的經驗難免不足,該裝的監測器沒有裝,連烤燈都要跑到樓下去跟麻醉科借,一陣忙亂過後,病人狀況終於趨緩。婆婆恢復精神後,頻頻向我們道謝,一直說「對不起啊,讓大家擔心了。」

隔天一早查房時,婆婆看到我,就說「醫生啊,你昨天在醫院待到那麼晚,啊今天又一大早就來喔。」,我笑了笑:『唉唷,我們是住院醫師,就是住在醫院的醫師啊。』

Grey's anatomy每次都演一堆誤導大眾的劇情...老娘睡覺都來不及了最好是有時間談情說愛啦!

Grey’s anatomy每次都演一堆誤導大眾的劇情…老娘睡覺都來不及了最好是有時間談情說愛啦!

最後附上回答過一百遍(以上)的問題與答案,什麼是值班?

值班就是五點下班後,繼續留在醫院上班,直到隔天早上八點,回家?錯!當然是繼續上班!

晚上能不能睡覺?看命,看職位,看運氣。

 

想了解更多關於值班的故事與秘辛(沒有秘密只有辛酸)請看:

親愛的醫生,你什麼時候才回家? / 醫生值班到底是怎麼回事

值班夜的獨白

值班日記:只是吃個飯,沒想到賠上一根手指頭。

如何達成不可能的任務-住院醫師工時調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