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最美麗的新娘

她講起話來輕聲細語,咬字清晰,我想要不是藝術工作者,就是國文老師,我遇到她的第一天,她蓄著長髮,頭上戴了頂小帽子,繡了眼線,看得出即使被病魔糾纏,也不放棄對美的追求。

去年診斷乳癌,打過化療開過刀,這次入院的原因是肝指數跟腫瘤marker高起來,影像學上也確實看到肝臟有一顆東西。這最可能是什麼,當醫師的都心知肚明,只是有時我們往往比病人更不願意接受,只好拼命找找看有沒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檢查也排了,血也抽了,好像還是得不到什麼確切的結果,只好照會更多科,排更多檢查:X光、超音波、電腦斷層、核磁共振、骨掃描,只差沒排骨髓穿刺了。

因為這位病人非常排斥藥物帶來的副作用(頭暈想吐、腸胃不適等症狀),所以,打嗎啡?不要,吃止痛藥?沒關係我再忍忍。止吐藥?怕吃了會更想吐。就連對一般人來說最無感的口服化學藥,她也因為吃了會想吐而不吃。

「醫師,xx床的病人又不吃藥了啦。」

『蛤?好啦好啦…我下刀再去看她。』

醫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不吃藥、不打針。什麼都不要到底是要我們怎麼治療……下刀後我一邊在心裡嘀咕著一邊往病房走去,刷地一聲拉開布廉,嚇到我的,除了她短短一個多禮拜內削瘦的臉頰,還有,原來那是頂假髮。

所幸我的柔性勸導發揮功效,她總算願意吃藥了,可惜病情並沒有太大的起色,因為腹水,肚子一天天地大起來,呼吸也變得越來越喘,只要拿掉氧氣面罩,血氧就往下掉。每次看她,我腦中就不自覺浮現另一個,喔,還有另另一個,跟另另另一個,癌症末期病人的面容。

「我們希望她不要有任何痛苦……」,住院期間陪在他身邊的女兒,何嘗看不出媽媽身體狀況的變化。「還有,我們希望能完成她的一個心願…我現在的爸爸想要和她結婚,我們希望能辦一場婚禮。」五官和媽媽彷彿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女兒」,突然吐出這句話,我腦中瞬間閃過數百個肥皂劇的橋段,很快地,又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裡。

那句求婚台詞該怎麼說?

是「(你)死前和我結婚好嗎?」還是「(我)死前娶我好嗎?」

11924552_10207554660930453_2924357441191320577_n

我忍不住笑了,眼角卻帶著淚。

不知道這樣的婚禮可以辦在哪裡,但我真期待看她盤起長髮,穿上婚紗,成為他心中最美麗的新娘。結束一天的工作,我走進人潮洶湧的地下街,在心中唱起婚禮進行曲,行人匆匆而面容模糊,我們都是一艘艘小舟漂流在茫茫人海,誰為你佇留?誰為你守候?如果有一天終於可以找到那個你願意停留的港灣,即使只有一天,瞬間也成永恆。

7227497116_09623387aa_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