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日記:只是吃個飯,沒想到賠上一根手指頭。

值班日記:只是吃個飯,沒想到賠上一根手指頭。

今夜的急診似乎比較平靜,結束了晚上第一台小刀之後,心滿意足地吃了個飽,走回值班室的路上手機響起:「學姊,我們這邊急診,有個五十歲女性手被狗咬…」嗯?什麼時候開始被狗咬的病人也要找整外了?我拿起桌上的蘋果,漫不經心地咬了一口,「…斷掉的部分大約是從distal phalanx…」,聽到這裡我差點被蘋果嗆到,『蛤?斷掉?所以是total amputation嗎?』

被狗咬不稀奇,被狗咬到手指頭整隻掉下來,那就比較少見了。

故事是這樣的:病人跟朋友在外用餐,看隔壁桌養的狗很可愛就餵他吃東西,結果沒想到卻因此賠上一根……手指頭,雖然這樣講很缺德,但大家下一個問題都是:所以斷指還在嗎?還是……被狗吃了?

看來這隻狗的目標是表達怒意,而非吃人肉。病患的右手食指從甲床最末緣處整個被咬掉,咬下來的斷指無辜地躺在袋子裡,切面呢?憑良心說,還真的不算太糟,至少不是整個被壓爛,只是聽到被狗咬,大家都往後跳一步,動物的唾液裡面藏有大量細菌,因此狗咬的傷口,即使只有一個很小的洞,往後產生感染的機率也很高,那人咬的呢?不好意思,聽說人的口水比狗的更髒。

考量到狗咬的傷口感染機率高,加上是遠端單指的截肢,拼一下「斷指接回」的意義不大,還是建議病人將指頭修短,失望的病人一直到了半夜兩點進開刀房前,還不死心地問:真的不能接回去嗎?

阿姨原本塗著紅色蔻丹的十隻手指頭,如今缺了一塊,要說不會引人注意是騙人的,我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誰想得到只是吃個飯,會變成這樣?或許阿姨以後再也不適合塗鮮豔的指甲油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