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哭,我們一起幫你

| | ,

當我歡欣鼓舞的推開房門,準備幫阿姨拔引流管時,一抬頭只見她拿著手機,哭得梨花帶淚,雖然用這個詞來形容一位年過半百的女性似乎不太恰當,但那被淚水浸紅的眼眶、因為過度換氣而微微泛紅的雙頰,再配上抽抽嗒嗒的啜泣聲……真讓我不得不倒退幾步,確認一下她不是被我弄哭的。

「可是……我…我女兒要晚上才能過來,那我…我怎麼辦…」阿姨哭得連一句話都快要說不完,一旁的看護滿懷歉意,不停地重複著:「真的很對不起,可是老早和人約好的了。」

原來是臨時想請看護多留一天,但看護已經有約了,也就是說阿姨今天白天要自己一個人。

阿姨這次住院,接受腰椎切除減壓手術,就是俗稱「動龍骨」,一聽就知道這是個了不得的大手術,不只了不得的大,更是了不得的痛,但就算再痛,還是會要求病人,手術隔天就得穿背架下床活動。對這個手術來說,最重要的就是:隔天。馬上。下床!

為什麼要這麼殘忍呢?

因為手術後的病人,在床上躺越久,全身肌肉就耗損的越嚴重,術後恢復也越慢,同時更容易引發其他併發症。特別是來開脊椎減壓手術的病人,因為下背疼痛、不良於行,多半拖了好一陣子才來開刀,肌肉已經萎縮,因此加緊術後復健的腳步,更顯重要。

但其實手術過後的病人,不管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都面臨極大的不適:全身麻醉後,有人對麻醉藥物比較敏感,會噁心想吐;因為插管,喉嚨破皮會痛;抽煙的人,術後也容易痰多、咳嗽、發燒,還有傷口的疼痛等等。

生活中再簡單不過的小事,此時都可能變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大概是沒料想到手術後有這麼多不適,阿姨只請了一個晚上的看護,現在想要延長時間,不巧看護後面已經排了其他行程,臨時找來的又青黃不接。聽到我講「今天要穿背架下床活動喔」,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阿姨又悲從中來,「可是沒有人幫我,我要怎麼下床,嗚嗚——」

隔壁床的家屬探過頭來,「沒關係啦,我們今天都在,有什麼需要的就叫我們一下。」,阿姨掛著鼻涕與淚痕的表情楞了一下,下一秒裂成一個大大的微笑,好像小女孩看到糖果。

我無意掩飾,今天的巨塔內一如往常地籠罩著黑雲,DRG 如同猛獸虎視眈眈,在開藥時被魚目混珠的學名藥糾纏不清,病人家屬頤指氣使地要求排檢查、開藥……人性的貪婪自私與無知,使得無數醫療資源被濫用。

可是偶爾能夠看到人性中一點點、即便只是ㄧ點點的、微弱的光暈,也讓人覺得,真好。

因為這點微光,我們存在。

Previous

來自花蓮瑞穗吉蒸牧場的秀姑巒鮮奶 品質超讚強烈推薦 不要再買costco的林鳳營了

丹麥女孩 The Danish Girl – 明年奧斯卡呼聲最高- 變性人手術

Next

發表留言